欢迎光临长沙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节能

中德美的百万电动计划异同分析

2018-09-17 23:12: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中德美的百万电动计划异同分析

从七月份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谈到政府公务用车、公交车率先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到九月份科技部万刚部长在天津”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以及几日前中国工信部、科技部、财政部和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停滞了九个月的”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一波一波走向高潮

中德美的百万电动计划异同分析

而根据2012年7月中国公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5年要实现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累计产销50万辆,到2020年,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而2012年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552.37万辆和1549.52万辆。

纵观海外信息,新能源汽车的同样不甘示弱,德国总理默克尔12日在出席第65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开幕式时重申,德国将在2020年前实现100万辆电动汽车上路的目标。这是继今年5月在柏林举办”电动汽车走向全球”国际会议,默克尔再次强调德国的”百万电动计划”。

再环顾美国,最为惹眼的美国电动跑车制造商特斯拉汽车,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20万美元,上半年完成销售10500辆Model S车型,在此基础上很长一段时间内引领整个新能源汽车板块暴涨。而美国政府方面,今年春节期间,奥巴马政府宣布根据电动车的行情,放弃了原计划在三年后实现电动车全美保有量超百万辆的计划。

同样是发展电动车,无论中国的2015年50万辆、2020年五百万辆计划,又或者德国2020年的100万辆计划,又或者奥巴马政府宣布放弃的三年后百万辆计划,这三个世界最重要的汽车之国,在发展电动车方面给我带来了希望还是失望?是爆棚的正能量还是浮夸的未来?而新能源汽车在这些国家政府的发展思路中,又处于什么样的一个位置?它们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异同?

笔者认为,中国的”五十万””五百万”电动车计划、德国的”一百万”辆电动车和美国的百万电动车计划,最大的区别在于商业模式的不同,中国政策显示主攻公共用车,德国和美国主攻私人市场。最大的相同点,都是政府持续推行的”节能减排”政治王牌。最大的障碍都是电能不足、基础设施不全等方面,笔者谈三点粗见。

第一点、中国主攻公共用车、德国和美国主攻私人市场。

中国、德国和美国,在新能源发展的不同之处,在于商业模式的应用不同,这里面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经济发展模式,中国主导经济的还是属于政府官方主导性质的发展模式,我们看到此次新能源汽车补贴也是”发改委”在里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能够做的领域要多一些。

在2012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发布的时候,笔者当时的观点就是”五十万辆”有可能实现,没有重大技术革新,”五百万辆”目标很难实现。为什么认为五十万辆有实现的可能性,前段时间一则消息显示,深圳有望将大量的出租车更新为电动车,这些都是政府主导的行为,如果按照这种指标性质的推广,实现五十万辆还是有可能的。

几天前发布的新能源补贴新政也谈到了这个方面:”重点加大政府机关、公共机构、公交等领域新能源汽车推广力度。”特别是针对优惠政策覆盖区域谈到了新能源汽车推广要达到什么样的数量,这些促生地方政府在几个方面有所行动,而五十万辆毕竟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德国和美国方面的新能源汽车专注对象不同,今年五月份德国总理谈”100万辆”目标时,强调三个挑战”技术创新、标准化和消费者认可程度”。这意味着消费者是接受与否是该国发展电动车目标能否实现的决定因素。

而今年出,奥巴马政府也正是根据私人消费者的情况选择了放弃此前提到的百万新能源汽车计划,虽然特斯拉汽车半年销量过万,但比较跑车还属于小众市场,私人市场如此,北美电动车目标并没有很乐观的更新。

第二点、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各国政府”亲民”的王牌。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喜欢新能源汽车,笔者此前提到了可能发生的产业革命,除此之外,笔者认为新能源汽车理念让各国政要显得更加亲民。能源危机、环境污染牵动了每一个人神经,为了能够让民众认可,显示出自己在治理环境污染、缓解能源危机的努力,制定相应的新能源汽车”百万目标”成了国际”潮流”。

事实上来讲,德国在新能源汽车推广的过程中并没有很好的效果,但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今年五月以及当下的法兰克福车展上高调谈论新能源汽车的百万计划,另一个方面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大选示好选民。

包括此前的奥巴马政府,事实上,新能源的推广情况,在奥巴马和罗姆尼之间的征战中属于重要战场,特别是关于大选期间A123资金困难的情况几乎让奥巴马”丧失民心”,而美国宣布放弃百万计划也是大选之后的事情,让人颇有一种兔死狗烹的感觉。

第三点、行业协调发展成为新能源发展的通用软肋。

笔者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上谈到了行业协调发展的概念,这里面不仅仅包括电机、电池的突破,更包括电能等结构性发展,这些是中国、德国和美国以及众多国家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障碍。

对于德国来讲,由于民众压力,德国政府关闭或者即将关闭大量的核电站,为了发展电动车,不得不去花费大量资金在风能等清洁能源上,致使电费高涨,带来了另外的障碍。

而中国,除了能源短缺之外,此次关于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中,此前提到的最大的障碍”充电桩等基础设施建设”没有明晰的目标,这些也限制了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并没有像政府提到的动辄百万目标那样迅速和豪迈。

第一电动()声明:以上消息转载自合作媒体,转载此消息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此消息代表第一电动立场或赞同其中的观点、立场或描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